2020年2月28日

“今天我有多担心她,曾经她就有多担心我”

上游新闻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文翰 整理 受访者供图

时间:1月28日

地点:家

记事人:国网重庆永川供电公司宣传人员艾黎

对于武警重庆总队医院,我并不陌生。这里既是我新兵入伍时体检的医院,也是我妻子工作的所在单位。距离医院一号主楼约50米,就是医院专设的军人病区,如今被改造成为医院的隔离病区,这也是我妻子奋战的地方。

1月28日,大年初四。在这一天,妻子何方作为呼吸专科的一名护士,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义无反顾的走进隔离病区。

作为参加过2008年汶川救援的国网人,直到这一天,我才体会到这些年来,妻子对我工作默默的支持――今天我有多担心她,曾经她就有多担心我。

▲身穿防护服的何方

就在不久前的1月22日,我和电力工人来到重庆医科大学永川附属医院进行保电特巡,踏入家门前,妻子为我作了全身喷洒酒精的消毒,并叮嘱:“防止传染的最好办法,就是宅在家中,作好物理隔离。”

到了1月28日,当妻子走上一线时。我承认,我很担心。或许是明白我的担心,又或许是多年来支持我参加各种抢险保电工作养成的习惯,走上一线的妻子反而显得非常镇静。

▲工作中的艾黎

“明天我和同事拼车去,你不用开车送我。”那一刻,我才体会到2008年推迟婚期执行抢险保电任务时,妻子的心境。所有的担心与不安,都由自己默默的承受。

在她值守期间,我们通过电话,时间很短,内容很少。通过电话,我知道她很忙,防护服穿脱非常不方便,从主楼到隔离区,走了近十分钟,而为预防感染,每四个小时才能喝一小口水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妻子依久惦念着儿子,说:“在家要陪小宝做好作业。”

迎回家中女神时,换作我为她喷洒酒精消毒。短短一天,妻子的脸上因长时间佩戴口罩,留下明显的压痕,久久不能消退。我说:“小宝作业都完成了。我和同事还在公司官微发布网上办电信息,大家不出门就可以办理用电业务。”妻子笑了,说:“你宅在家,比我还忙哟!”

那些爱你的人,总是不愿让自己最爱的人担心和害怕。这一次,我选择宅在家,换个方式工作,也是为了支持家属的工作,让所有和她一样的医护人员,少一份对家的牵挂。

▲幸福的一家三口